人间秋色,“桂”在有我

字号增大 字号减小
  “亭亭岩下桂,岁晚独芬芳。叶密千层绿,花开万点黄。”这是宋代朱熹赞美桂花的诗句。农历八月,是属于桂花的时节。在万物慢慢走向凋敝的日子里,那片片叶腋里掩映着密密匝匝的小黄花,灿如繁星,漫若金粟,眨巴着眼睛,如约而来。
    据说每个农历月份都对应着一种花,依次是一月梅花,三月桃花,四月牡丹,五月石榴花……在哪个月份出生的人,便有着对应那种花的气质和秉性,比如一月出生的人便具有了梅花般的坚韧和独立,出生在二月的人有着杏花一般的明艳和坦率,这就是古人传下来的“花历”。
    而我的生辰是在农历八月,八月俗称桂月。小时候还曾因此自卑,因为八月的桂花太平凡了,素素的,小小的,没有三月桃花的娇艳,不似六月荷花的妖娆,不比四月牡丹的华贵,不及九月菊花的烂漫……而我的生活也的确如这桂花一般,长相平平,天资平平,就这样年复一年,淡淡地开,悄悄地落,周而复始,不惊不扰。按部就班地上学,上班,结婚,生子,过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生活,似乎从来就没有过宏图大略,也没有过远大梦想,庸庸碌碌,半生已过,从没有绽放过什么异彩,也许此生就这样平淡下去了……
    随着年龄的增长,阅历的增加,我却越发喜欢这素素淡淡的小花了!当冬的惊叹、春的热闹、夏的绚烂,逐渐远去的时候,当秋的寂寥、秋的凋零、秋的萧瑟渐渐来临的时候,桂花,悄然地绽放了,以一抹金黄,一缕清香填补着这个季节的寂寞。它就像一个温婉的女子,为一场来日方长的约定,用足够的遥想和思念来等待,简素妆容,默默守候,开什么样的花、结什么样的果,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,不急不燥,无妄无嗔。何时出场、何时蛰伏,欣然领受天意的谕示,荣辱不惊。在哪安身、与谁为邻,也总是淡然承受,去留无意,带着佛般的彻悟。所有的迟来和晚到都只为最好的相遇。“暗淡轻黄体性柔,情疏迹远只香留。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”李清照如是说。桂花的美不大张旗鼓,不轰轰烈烈,是那种静默与沉寂的儒雅,那种不争不抢的淡泊,那种默默芬芳的平和,像极了东方温婉谦和的女子。
    观世上花卉,开花容易,结果难。牡丹虽艳,不及桑果甜,月季虽美,不及枣花更实在。桂花虽也不结果,但以花代果者,恐怕也非它莫属了。中秋月圆,万家团聚之时,桂花糖之甜,桂花羹之润,桂花糕之糯,桂花酒之醇,桂花茶之馨,无不是桂花的涅磐和化身,无不让世人倾心向往这秋光的千般好。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农历八月过半,佳节渐远,几阵秋风、秋雨过后,金色的、橙色的、乳白色的花正开得密密麻麻,一簇簇,一丛丛,阳光下放眼望去,仿佛绿叶丛中点缀的碎金,竟也十分耀眼,非常动人。落一叶而知秋至,开一花而知秋美。桂花是报秋的使者,这样热烈地盛开在微寒的仲秋里……
    如果能这样倚静好的光阴,开在季节的一隅,于安暖的光阴里风情万种,静守约定,岂不是最好的安排?
    人间秋色,“桂”在有我,生在桂月,惟愿此生做一朵桂花,潇潇洒洒,浅浅含笑,安恬绽放,优雅淡然,香飘溢远,静候懂得……郎丛芹

责任编辑: